Login: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gister

Article

Tang_Z


Redactor

116


25
【朱军,我喜欢掐CP】CPC那些事 · 三十六、食色喜好与两通电话 (Political)
Posted 6 months ago by
Tang_Z    
Report


三十六、食色喜好与两通电话


安妮和笨卡之间的好感度缓慢上涨ing


回到家,在安妮之前,上楼,丢下沉重的书包,脱下沉重的外套。

情绪真是显而易见地不快呢。笨卡走到窗边,夕阳,红云,还没变红变黄的落叶。

逃避了一整日的结果是,无处可逃。于是又回到了这间屋子,因为除了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是不是有点生病了?心理疾病之类的?无缘由的烦躁,无缘由的失落……还是说缘由这东西一直都没有被自己察觉呢?

“我回来啦!”开门的声音之后是安妮的声音。笨卡拍拍自己的脸,她不想让安妮继续觉察自己的心情——反正前后始终自己都有必要坦然面对一切,对吧?那么,在真正做到坦然之前,不如先装作坦然怎样呢?

……

放学铃声响起,所有人都出了一口气。这个所有之中不包括笨卡,她只是被铃声吓醒,茫然坐直,四顾周围开始收拾书本的同学而不知所措。自习结束了。汤坐在讲台上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回家了,于是众人纷纷起身。旧梦没敢跟笨卡说什么,只是跟她挥手道别。笨卡挥挥手送走同桌,也开始低头整理文具书包。下午她仿佛一直在睡,一节音乐课,两节政治课,两节自习——音乐和自习权且不论,政治好歹也是班主任的课,自己就这样迷糊过去了……啊,音乐课到没全睡,但这种凑课时的科目怎样都好。只是政治这边……不太妥当啊,笨卡抬头看看汤,汤没在看自己——想来也是。自己只是个交钱上学的特权学生,在这样的重点班里怎么看都不应该是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不知情的老师兴许还要管一管,眼前这位班主任却也算是对自己知根知底了,自然不会过多操心自己的事情……说起来,之所以校长那天要把汤叫上一起来迎接自己,无非也是想让汤对自己多照顾一些少操心管闲事吧。呵呵。

的确,自己不喜欢别人管闲事。事实上也没有人会管自己,父亲那边只需要不忤逆他就好,学校这边只要不捅大篓子就能毕业。没有人在意自己的处境,这是很正常的……

以至于,无处可躲。中午试着逃避,可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所在。为什么要逃避呢?自己真弱爆了。日常叹气,背上包,摸摸口袋里的钥匙也不能让自己安心,走出教室——吧?

“哎?笨卡要走啊?”

站住脚,回头,是汤的声音没错。“嗯?”这会儿想要说教自己了?笨卡心想,无所谓,大概只是批评几句吧,无妨:“老师,怎么了?”

“那个…哎,说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你明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吗?”汤依旧坐在讲台前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挠挠头然后合上手边的书。

这啥?搭讪?萝莉控?变态教师性骚扰?笨卡脑海中飘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字眼,但正大光明之下对方应该不至于这么胆大吧?有点恶心,但还是试探一下:“有事情吗?”

“嗯……我想你应该没有报什么课外辅导班之类的吧?”汤一脸很懂的样子,但显然他没看穿此刻笨卡内心联想到的污秽,大概……

“呃…没有。”

“那这样吧,明晚我要在家里办一个小型派对,想找几个学生参加,你有空吗?”汤很自然地说,完全无视笨卡一脸懵逼的表情。

“……”怎么拒绝?“那个……我晚上不能回家太晚,有门禁的。”

“没关系,我已经跟你家人打过招呼了~,这个已经定下了,而且我还顺便打听了一下你爱吃的东西。”汤的表情再次“很懂”,笨卡继续懵逼——家人?爱吃的东西?汤联系了谁?谁又知道自己爱吃什么?什么鬼?

“另外我也邀请了几个其他同学,嘛,不用担心,老师可不是萝莉控或者变态,只是想跟大家促进关系,所以我打算挑一些学生先试验一下这样的方式。”

这家伙,脑子了养了七鳃鳗吗?笨卡脑海里浮现出七鳃鳗在汤脑壳里游走的场景,然后略感恶心。但是事已至此,无论汤是跟哪一位“家人”联络过,自己恐怕都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总不可能是跟安妮联系的吧?多半是父亲那边的人……呵呵,自己喜欢吃的他们知道吗?

“所以同意咯?”

好吧,笨卡点点头,到时候不想去随便找个借口翘掉算了,反正自己暂时也想不出什么推辞的理由。船到桥头自然直就是,是在不行就直接不去汤也那自己没办法吧……于是又点点头:“好的,那老师我先回家了。”

“拜拜。”汤挥挥手。

……

所以呢?揉揉眼睛,接着闭上眼睛——不觉得困,毕竟睡了一下午……也许汤请自己做客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一直在趴着睡觉不听课?管闲事的家伙!但并不想睁眼,天色已经很昏暗了,初秋的凉意穿破正午太阳留下的预热慢慢渗进房屋,暖气还没来,大概还要一两个月吧?但叶子明明还是绿油油的夏日景象,为何天气却已经变凉?

——胡思乱想,与其说笨卡在放任自己的大脑乱跑,不如说大脑在放任笨卡的思路胡作非为。好烦躁啊……自己以前是这么容易焦虑的性格吗?

不是呢,以前尽管总是失落,尽管总是吊着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脸,尽管总也一点都不开心……可是没有烦躁过。是周遭环境变得更糟糕了?可自己至少已经从父亲的目光中逃了出来吧?至少自己暂时不用每天都看着别人脸色行事了吧?新学校虽然了无生趣,但至少有了朋友和伙伴,也有了发泄的窗口;新家虽然依旧不是自己想要的温暖环境,但至少安妮不会过多插手自己的事情,看上去也比之前的家人们更加关心自己——那么自己现在烦躁的缘由是什么呢?

手机振动,默认的来电铃声响起。叹口气,坐起身把手机够到手上——是十五……这家伙又要搞什么?

“喂?干嘛?”还是接通了,说说话总比继续乱想要好吧?

“笨卡吗?”毫无意义的提问,尽管是电话通话,但能不能有点新意?

“是,怎么了?”

“方便说话吗?”十五的声音透露着不干脆,犹豫吗?

“有话快说。”管他怎么样,老娘正烦着呢!

“那个……那天没跟你说清楚。”十五吞吞吐吐,仿佛嗓子眼里卡了什么东西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快咽舒宁。”笨卡脱口而出,她只是想说点什么调节一下对面的气氛,否则这谈话迟早惹火自己。

“啊?”十五楞了一下:“在听吗?”好的,笨卡确信这家伙的脑子很迟钝。

“说。”

“那个……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你再这样我就挂了。”笨卡下发最后通牒,手指也确实即将按住挂机的按钮了。

“别…我是说,你觉得…你觉得如果说喜欢上一个人但还是和别人做爱是什么行为?”

“啊?”什么鬼问题?笨卡皱皱眉头:“你喜欢上谁了?”

“…如果说是你的话……”

“哈?你别恶心我,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就算和你做过一次也不代表和你有什么好感。”笨卡终于一吐为快,实际上她从一开始也就不喜欢十五,即使在和他爽快地做了一次之后也仍然如此。

“哎?不是说我喜欢你啦……我的意思是如果说你喜欢上一个人了,但是还和别人做爱,你自己会不会内疚……或者说如果你知道一个人喜欢你,但是他还和别人啪啪啪,你又会怎么想……呃…大概就是这样。”

……吓我一跳,笨卡稍稍缓过神,这家伙大喘气地厉害啊:“所以说你喜欢上谁了?”

“…你没看出来?”

“真没有……”难不成是炮灰?说起来当时不就是他和炮灰俩人在厕所里做来着?……不不不,炮灰长得又不漂亮,个子还那么高……

“那无所谓,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想法。”

“不是我的话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也是…但是以后如果你想做的话就别找我了吧……我还是挺内疚的。”

有病!“那你当时怎么就同意和我做了?”

“…我说不清……感觉你和我挺像的。”

“哪里像?”

“我感觉你跟我说你要做爱的时候也不是真的想和我做……或者说其实你想要的是别人吧?……但是你还是来找我了,然后我当时也…有点冲动,因为你还挺漂亮的……”虽然不是文字交流,但是笨卡还是感到了十五言语中不断浮现的省略号:“所以这次是我不好,以后你也别找我了。”

“我没有喜欢的人。”

“哦……那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只不过是有点感觉而已…对了…你和炮灰关系怎么样?感觉她挺照顾你的。”

……果然是炮灰?笨卡脑补着十五踮起脚尖炮灰弯下脊背两人接吻的场景,顿感一阵诡异发寒:“所以你喜欢炮灰咯?”

“你这不是看出来了吗?”

“所以你到底是希望别人看出来还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啊?”

“…我也不清楚……”

“我记得社规不是禁止社员之间谈恋爱吗?”

“喜欢谁是能禁止的了的吗?”

啊啊啊。“所以你喜欢她什么?”八卦心稍稍激起了一点,笨卡问道。

“说不清……也没觉得她特别漂亮或者身材好……虽然挺高挑的…”十五犹犹豫豫:“说不清啊,感觉是性格吧。”

“高挑……”笨卡一时语塞:“随便你吧,所以你不打算让炮灰知道吗?还是说顾虑社规的问题?”

“并不是…只是我觉得她大概不喜欢我吧,虽然好像挺经常跟我做的,但是没觉得她很在意我的感受。也不是说她不温柔…只是感觉炮灰对谁都是那样子的。”

“这样…那祝你好运吧。”笨卡想不出来怎么回答,只好干巴巴地说。十五喜欢炮灰?天哪。

“嗯……好吧,你也别跟别人说了。反正我觉得可能不少人都看出来了。”十五说:“我觉得我还是一直暗恋着比较好,反正在G高这种环境,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而且高中毕业之后也会分开…总之就这样吧。”

对面如果是一个怀春少女的话,这番对话似乎还没那么违和,可一想到电话那头的是一个干瘦干瘦胡茬初生的青壮年男性,笨卡就觉得有点搞笑,但是现在也不是笑场的气氛,只能回答:“那就这样吧,你好自为之。”

“……好。嗯…如果你也有喜欢的人的话,也可以跟我说说你的想法。那我挂了。”

咔嚓。

我也有喜欢的人?我会喜欢上什么人吗?笨卡独自冷笑了几秒,然后又一次躺到。这世界上不存在值得自己喜欢的人吧。很小的时候,当女佣给自己读童话的时候,倒也幻想过王子公主幸福甜蜜的爱情什么的……但是自己是不是公主暂且不提,被困在城堡里这点大概是没错了。可是有过王子吗?别说王子了,有人有过拯救自己的意愿吗?不不不,身边的人们眼里都只有他们自己而已,而我笨卡只不过是他们眼里能利用的工具,是事物是麻烦是需之即用不需即弃的道具。

那些走进过自己生命中的人,一半是抱着巴结自己父亲的态度来巴结自己的人;另一半则是父亲找来的抱着自大与狭隘的眼光来“教导”自己的人。世界上只有这两种人吧?

焦躁。

所以我在期待什么啊?跟安妮生活能改变什么吗?到新学校学习能改变什么呢?十五他们与自己做爱,也只不过是索求肉体上的快感而已。绘里与自己交朋友,大概也只是想利用自己弥补心灵上的缺陷吧?汤找自己去开party难道不是想趁机结交父亲吗?所以有什么好期待的吗?

是啊,大概烦躁就是来源于期待吧。如果像以前一样绝望,那只不过会带来阴暗与抑郁而已。但是焦躁这东西,肯定是首先有所期望但是又迟迟无法实现才产生的吧?笨卡自己也不清楚这个结论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前几天在什么书上看到的……不过无妨,自己不应该轻易产生期待的。因为一切只是看上去有了变化,但实际上阴云还在天上盘旋,阳光从来没有穿破重重黑暗照射进来。

是自己太绝望了?还是总是事与愿违致使自己又一次不敢抱有希望了呢?

自己所谓的期待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黑暗……

手机又一次闪亮起来,是安妮的电话。

“……喂。”

“笨卡?你这会儿回家了没?”安妮轻微喘息着。

“怎么了?我到家了。”笨卡的声音多少保持着有气无力。

“嗯,这样,咱家那片下雨了没?我这边这会儿雨挺大的。但是我看咱家方向好像还挺亮堂的。”

瞅一眼窗外,阴云,但好歹并无风雨,大概是云太沉了吧?

“没下雨,你带伞了吗?”

“没有,但是如果只有我们这片下的话估计一会儿就能停了……我这会儿在外面躲雨,如果过半个小时还没停我就买把伞回来,你稍等一会儿吧。”

“好。”无妨,反正没有胃口。纵使有胃口,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吧。哈哈。

“对了,我待会儿回去晚就不做饭了,在外面买好带回来怎样?你喜欢吃什么?”

……安妮她…笨卡忽然被噎住了,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喂?听不见吗?”

“……没事…”笨卡也惊异于自己的反应:“没事,你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就好。”

“行,等雨停了我就回来了。那我先挂了?”

咔嚓。





另外十五对炮灰的好感度已经满了


Previous article:
【对笨卡这么长时间没被人艹感到烦躁】CPC那些事 · 三十五、逃生与吐故纳新 (6 months ago)


Comments (7)
23-03-2017 14:39:14
(6 months ago)


胡说什么,我党早就丸了

21-03-2017 18:10:36
(6 months ago)


好久不見的湯文 QAQ

21-03-2017 9:55:16
(6 months ago)


靠卖肉来吸引人气,贵党药丸

21-03-2017 9:34:50
(6 months ago)


QAQ

21-03-2017 4:48:50
(6 months ago)


靠卖肉来吸引人气,贵党药丸
——来自eChina中国社会民主工党

20-03-2017 16:07:34
(6 months ago)


好久不見的湯文 QAQ

20-03-2017 15:41:19
(6 months ago)


我觉得D1500后出生的玩家应该不会对这篇文章的角色有什么认识了吧……请当做一般的剧情向H文来看蟹蟹



New comment
Message:

Characters remaining:

1000


forum | Laws | Privacy policy | Staff | Wikia | Tickets | Primera | Secura | Suna | Refugia | Inferna | agar new modes play new modes
Play on